据《今日俄罗斯 》12月27日报道,在第一个爆发“阿拉伯之春”的国家突尼斯 ,一名记者自焚。这引发了一场反对失业和贫困的抗议活动。这起案件与2011年西方国家欢呼的起义开始相似。

在贫困的卡塞林镇,记者阿德德拉扎克.佐尔古(Abderrazak Zorgui)对他的听众说:“对于那些没有谋生手段的人来说,今天我开始了一场革命。”

佐尔古呼吁人们起来反抗贫穷和恶劣的生活条件,并模仿2010年底广为人知的街头摊贩穆罕默德.布亚齐兹(Mohamed Bouazizi)自焚的样子,然后自焚。

佐尔古很快在当地一家医院被宣布死亡。他的葬礼迅速在卡塞林和其他城镇演变成暴力抗议活动。拥有7.6万人口的卡塞林见证了投掷石块的抗议者和警察之间的冲突,警察动用了催泪瓦斯驱散人群。

突尼斯内政部说,几名与抗议活动和财产损失有关的人被逮捕。与此同时,在卡塞林,当地政府表示,对佐尔古之死的调查正在进行中。

在第一次阿拉伯之春起义爆发近8年后,突尼斯似乎远未达到起义的目标,人们纷纷向政府发泄自己的愤怒。他们表示,政府无法创造就业机会,也无法解决失业问题。2011年,这些灾难成为推翻统治者阿里(Zine el-Abidine Ben Ali)的革命的肥沃土壤。

当时,华盛顿对突尼斯革命表示欢迎,并对突尼斯相对和平地过渡到民主制度表示欢迎。但是,自“阿拉伯之春”起义爆发、亲西方政治势力主导新政府的8年以来,情况真的有所改善吗?

"人们已经失去了希望,也许有些人在2011年的起义后抱有很高的期望,"华盛顿的美国大学的黎巴嫩裔美国学者埃德蒙·格莱布,告诉RT。

“但政府未能实现这些高期望,经济已经恶化,失业率真的已经高得离谱,”他表示。

这位专家解释说,与此同时,虽然有一些民主化,包括自由选举和政府对言论自由的支持,但经济困难仍然存在。

突尼斯人说,他们理解这名记者自我牺牲背后的原因。

“这个年轻人(Zorgui)自杀的原因是贫穷、孤立和记者在突尼斯面临的困境,”一位老婆婆说。另一名妇女辩称:“这场悲剧概括了突尼斯记者的地位……他们工作没有合同,工资很低。”

自本•阿里(Ben Ali)于2011年下台以来,突尼斯相对于利比亚和叙利亚等其他阿拉伯国家相对稳定。尽管进行了一系列自由主义改革,并得到了西方的大量捐赠,但连续9届政府都未能控制住经济形势。

如何看这件事

2010年发生在突尼斯的自焚事件是整个“阿拉伯之春”运动的导火索。从突尼斯的“茉莉花革命”,到“埃及革命”、利比亚战争、也门起义、巴林示威和叙利亚内战,给中东带来无尽的灾难。“阿拉伯之春”,这个“春”字代表的其实是西方对这些动乱的态度,名不符实。真正贴切的是阿拉伯动乱。

利比亚流传着一个家喻户晓的段子:“卡扎菲死后的利比亚,我们以为会变成迪拜(象征开放、富庶和现代化),没想到成了索马里。埃及总统塞西曾表示,阿拉伯世界发生的“革命”导致100多万人死亡,并给基础设施造成近1万亿美元的损失。 一些国际评估结果显示,基础设施损失达到9000亿美元,这些事件还造成超过140万人死亡,1500多万人沦为难民。

突尼斯再次发生自焚事件表明,8年过去了,“山也还是那座山,梁也还是那道梁”。这场最初被冠以“阿拉伯之春”的社会政治运动曾被寄托了追求民族复兴的无限梦想,但结果却事与愿违,卷入其中的国家大多在所谓转型过程中一步步走向了动乱和衰败。“阿拉伯之春”变成“阿拉伯之冬”

无论是“阿拉伯之春”还是“阿拉伯第二”,告诉我们的―个事实是,不要相信西方的鬼话。自由、民主和人权确实是好东西,但是不能当饭吃。改革最终必须符合当地的国情和社情,符合自身的发展阶段和水平,并且能够给普通百姓带来实惠。 只有找到一条有自身特色的发展道路,才能可长可久,真正适应形势的变化。

贫穷永远是革命的沃土。过去阿拉伯国家只强调稳定,不注重改革和发展。但中东剧变后,它们又走向另一极端,只强调改革却忽视了另外两者。这个教训,不可谓不深刻。

首页滚动